无常°F

秀透/我该怎么办才好

组织瓦解后,公安和FBI受伤了许多也殉职的,安室透的右腿和左肩中弹,腹部受伤,躺在废墟中,强忍着不昏睡过去,安室的部下围在安室身边紧张的询问着,安室扯出一丝微笑示意没事,当目光落在连忙赶过来的赤井,安室看见赤井身后跟着跑的医生一脸着急的叫着赤井的名字,不禁觉得好笑。
-啊,连伤都不顾就跑过来嘲笑我吗?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不禁这么想着,吃力的将头对着赤井的方向,身上的伤牵扯着神经,缓缓开口道
-怎么?是来看我的笑话吗?赤井
每一句话牵动着伤口不禁倒吸一口气,部下们担忧的脸色阻止自己继续说话,看着赤井发现对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紧张和担忧,面部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不禁受到一丝挫败感,紧接着被送进医院后接受了治疗,再次醒来就看见所有人一副沉重的表情看着自己,才明白自己的伤导致自己无法继续自己的职位,自己的脚废了,这个事实让自己难以消化,却对着所有人假装不在意,露出笑容。
站在人群后面的赤井目睹了一切却没有任何表示。
夜晚,大家都散了后,安室靠着墙壁望向窗外,呆滞的看着不能动,没有任何感觉的腿,开始不停的笑,眼泪滑过脸颊。
-啊…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啊……为什么不能动呢?这样的自己还有什么用?…
陷入一片混乱的安室,余光看见有人走进自己的病房并靠近自己的床边,安室紧绷着身体,慢慢的将头朝人的方向,才发现来着是赤井,一种耻辱,不甘,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冲着对方一阵乱吼。
-你来干什么?是来看我笑话吗?现在的我已经算的上是废人一个了,你想怎么样?………
-不……
-不?还是什么?你来不是嘲笑我的吗?你……唔?!
对方突然弯腰凑了过来,充满怒意的话被人用嘴唇堵在了嘴边,惊讶的看着对方,忘记的推开人,直到人将舌头伸入自己口中,才狠狠将人推开。
-你……你干什么!
安室看到赤井沉着脸,却一言不吭,正纠结怎么开口才好,只见对方伸出双臂将自己搂入怀中,安室感受到对方收紧了双臂,明白对方在害怕,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不知道是对方胸膛传递自己的安全还是其它,眼泪从眼眶里冒出,停不下来。
-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抱着安室的赤井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能默默收紧双臂作出回答

秀透/第一次有点想原谅你

在联合FBI瓦解组织后,便没有再见过那个男人的背影,安室每天也恢复了公安的身份。安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望着自己桌面上的相册,是还在组织的照片,中间是苏格兰左边是赤井,则苏格兰右边是自己,脑海里想起那个人的后背,在枪火交战的时候在躲避的时候,碰巧遇到,安室看着旁边的人的后背略有些发呆,不禁想在此刻杀了的对方,却下不了手,正在犹豫时,安室看见对方灰绿色的双眼看着他,明明对方没有说什么却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安室想到了苏格兰,垂下头思考了一会随即抬起头给人一个微笑继续奋战,在一切结束后,安室被那个人的部下拜托载送,安室没有拒绝,微笑着看对方上车后试图点燃一根烟,安室撇了一眼,冷下声说。
-不要在我的车上抽烟,赤井
-不好意思,习惯了。
并没有对对方的歉意感到惊讶,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后开了窗户,从镜子的反射中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脸感觉到那个时候的他也是这样,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无论在完成任务后还是苏格兰死的时候。虽然自己已经知道苏格兰的死并不是和他有关系,自己却固执的将错误强加在对方的身上,安室想着嘴角浮上一抹苦笑。察觉到安室的表情的赤井,叹了一口气。
-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安室听到对方丢来的一句话,只不过是一句话不禁让安室感到惊讶,随即面无表情的对旁边的男人讽刺几句。对于男人不愿意去解释去澄清让自己误会让安室明白了不少也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给自己一种可靠感,第一次让安室觉得自己不能总是纠结一个事情,第一次觉得自己该考虑放下

秀透/用行动的爱

整整连续几天缩在办公室工作或者去目的地站岗的安室透被部下风间赶回家休息后,并没有发现门口多了一双鞋子就走进去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在迷糊中听到有人在叫他。
安室君………零……别在这里睡……
谁在叫他?安室只是觉得耳熟,想看清楚是谁,无奈太困了,动了动身体算是回应对方。
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在床上坐着回忆着睡着之前。
我不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吗…
这么嘀咕着的安室走出房间打算给自己做一顿晚餐时,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赤井,整个人清醒了不少,用手指着对方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赤井!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过来看你,我给你发了短信,知道你家也是用了一些手段
赤井抬了抬头面无表情,看着安室,随即低下头
给你做了晚餐。
安室听到对方的话后想起手机一直没有充电也就没理了,所以也没有看到赤井的短信,安室咂嘴表示不爽。
你做的?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下料理,如果不好吃我可以借以嘲笑呢。
说完大步的迈向餐桌的位置看着人做的几样小菜,挑了挑眉,拿起筷子尝了几口,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尝了一口旁边的汤后,安室吐了吐舌说。
喂!赤井你这家伙汤好咸啊,你是放了多少盐啊喂!
赤井闻声一脸茫然的跑了过来,看见安室拿起水一个劲的喝,自己也便尝了一口,安室看见他的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什么,看到对方略失落的来了一句。
太咸了别喝了,倒掉吧。
安室看着人的脸,突然笑了出来,赤井看着他。
不过比起原来你不会做菜已经很不错了,下次注意点……话说为什么突然给我做菜了?………
正在安室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时,赤井突然将安室的脸面对着自己,然后低下头吻上这张喋喋不休的唇,赤井看到眼前的脸从惊讶变成愤怒再变成脸红,不禁觉得安室太有趣了,手不受控制的伸进安室的衣服内,触碰着人的皮肤,滑过人漂亮的腹肌,扫过人胸前,看着人微微颤抖的身躯略感到一丝满足………

/秀透/昴透/你这个骗子

秀透【昴透】
安室生了一场大病,躺在病床上已经半个月了却没有清醒的状况,柯南看见安室的部下风间脸色不好的一句话也不说的守在安室床边,却也发现安室的病房里的人总是有人进来,柯南开始想这家伙的人缘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有一天晚上,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拿着一束花进了安室房间,柯南跟在那人身后,他听到那个人对安室的对话。
-对不起,没有想到他的死对你有那么大的打击…
对于他的事…我很抱歉……
快点醒过来,你可不是这样被打倒的男人啊,安室君……
你是我最不想成为敌人啊……快点醒了……零君………
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柯南大概猜到了说话的人是谁,正准备离开的柯南听到安室用着沙哑的声音对着男人说
-的确如你所说的…就算如此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赤井。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还有你别用着冲矢昴的声音说这种话……话说之前果然是你吧……你又骗我你个混蛋!
柯南对于安室醒来的缘由抽了抽嘴角,却不知道以什么方式进去,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最后下定了决心走了进去,却发现冲矢昴弯下腰单手撑在床边,吻上了一脸愤怒的安室,柯南当场石化,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室看到了旁边的柯南,红着脸将身上的男人推开,用被子捂住脑袋,这时冲矢看到了柯南,面带一丝微笑的看着柯南。
柯南你来了啊…
柯南看到冲矢脸上的表情很不好仿佛在说柯南你还不走的表情让柯南尴尬的干笑几声跑了出去。至于之后柯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第二天安室无法坐起来,所有人看着这两个人直接忽视了其他人开始了争吵,不对应该说是打情骂俏,忽视了风间快要哭了的表情

秀透

秀透
组织瓦解后,安室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去,这让安室的部下们很开心,当天风间等人组织了一个派对,为了庆祝黑组织的瓦解以及安室的归来。降谷先生晚上来喝一杯吧。安室抬头看着风间,想拒绝但是看到了风间脸上隐隐约约的一丝期待,拒绝的话却变成了答应,突然一瞬间偶尔感觉到有时这样也不错,安室看到摆在一边的手机响起,看着上面两个字,接了电话。抱歉,晚上要跟同事喝酒,嗯什么?你要来?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会的…嗯…
风间疑惑的看向安室,安室则回以微笑表示没事只是家里问我回不回去。风间想起安室家里只有他一个,却不知道家里人会是谁,只是点了点头
晚上风间找了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店子,所有人坐下后开始聊天,安室则是静静的在旁边喝着不习惯的烧酒,听着部下们的八卦,有几次八卦跟自己有关,安室笑的很无奈,内心想着这几个家伙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八卦的挺多的。
喝到第八杯的时候安室感到偷有点晕,安室觉得有点喝多了,对成员说出去吹吹风,便起身走了出去点燃了一根烟,想着自己有多久没喝了,什么时候不抽烟了的时候,本应该在家待着的家伙黑着一张脸站在远处看着自己。你怎么找来了?赤井。黑着脸的人正是赤井秀一,对方大步的靠近安室并抓着手准备带安室离开,安室想甩开对方的手说。我要跟风间他们说一声啊。
回家。简短的两个字让安室很无奈,很清楚的知道对方很不开心,只能先安抚下人的情绪后跟队友打完招呼就回了家。刚到家门口却被人抱起扔到了床上,随即人压了上来。安室勾起嘴唇笑了笑微微起身双手勾住人的脖子,覆上人唇。
———————————————
我爱你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一直都在你身后观察你。

秀透

秀透
安室在各种情况下被迫坐上自己最讨厌的人的车,将脑袋看着窗户,在车子的颠簸下,安室渐渐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梦见了死去的老师以及苏格兰,他看见老师依旧如同自己年少的时候老师那张温柔的脸,他看见苏格兰对着他笑。直到破碎,安室只能拼命的喊着他们的名字,脑内的场景换到了刚见到赤井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这张脸很讨厌,却在内心中尊敬着他,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是敌对的,无论是见面的时候都会狠狠的嘲讽对方几句。直到苏格兰的死,两人之间的气氛更恶化了。
到有时候觉得苏格兰的死并没有于赤井有什么关联,很奇怪。但却又被压下去了。
梦境切换到赤井,安室看见有人用着枪指着赤井的头上,则赤井捂着胸口,脸苍白的毫无血色,直至枪声响起,安室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张了张口,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停留在人的名字。
-赤井………
睡梦中的安室不停的小声呼唤着身旁的人,脸上满是泪水。身边人脸色变了变,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停下车,解下安全带,起身一只手抚上满脸泪痕的脸,为人抹去眼角的泪水,轻声的叫着人的名字。
-零…零…我在…
安室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梦中死去的男人正在眼前用着温柔的神情呼唤着自己,猛然抬起手抱住了对方,颤抖着音不停的向对方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用着一件事情去依靠着别人……对不起……
赤井听着人道歉,发现此时的安室是放下了所有带刺的防备,微微勾起唇角,抱着哭泣的人。
-嗯,我知道。
-不要离开我…赤井…
-嗯,好。
仿佛看起来像是一场安慰,但两个人的关系却在改变,没有了之前的争锋相对,在任何人眼里却是一对相爱的恋人。
————————————————
我用一辈子的诺言来绑定你一生,因为你只能是我的人 安室透

秀透/不想失去你

秀透
自从半年前的事件发生后,安室的部下们发现安室变得有点不正常,总是最后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干什么,第二天会看到安室穿着昨天的衣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什么,就算回去了,第二天也可以问道安室身上味道很重的酒味,风间对那个味道很熟悉,他发现自己的上司本没有很重的烟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总是嘴上不离烟,他才发现,自己的上司在怀念一个人的存在,风间看到这样的上司不禁叫了声。
降谷先生…
可是躺在椅子上的人没有了任何反应,风间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发现自己的上司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膝盖里,身体微微的抖着,风间可以明白那个男人对安室有了多大影响。
安室并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每天浑浑噩噩的度过每天的生活,他不愿意回去,那个家里有这那个人的回忆,只能将自己强行留在办公桌边,没有工作就坐着发呆,脑海里却总是可以看到对方的脸,安室伸了伸手想要触碰,却穿了过去触碰的只是空气。安室觉得他累了,他开始更恨那个男人了,安室开始放弃自己,变得不如曾经了,安室感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他看到了老师,却又转眼回到了他还在组织,苏格兰还在的时候,他看到了他和那个男人争吵的场景,安室突然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是有多任性,他想如果能改变的话,他还会喜欢上那个人吗?他还在不在?如今能在我身边吗?
安室并不是一个活在理想的男人,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回到了以前,他感觉到自己如同自己的绰号一般,零。他感到了走失了很久的孤独感又回来了。
你不是说过了不会死的吗?你是在骗我的吧…你没有死对吧…赤井…
安室哭的泪流满面,将自己缩成一团。
桌子上的相册里有着苏格兰,安室还有赤井秀一,站在一起的照片,如今只剩下安室一个人。

赤井秀一,殉职,灭组织的时候救人被子弹射入心脏当场死亡。